English Version 首页      关于AGBA      协会动态      信息中心      职业服务      资源储备      会员中心      
标题 内容
高盛未来何去何从? [2012-03-26]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汤姆•布雷斯韦特 特拉西•阿洛维

高盛(Goldman Sachs)恪守“沉默法则”的传统做法使得一位离职员工对它进行的公开批评变得更加刺耳。出于一种企业文化,高盛银行家们保持了缄默,因为这么做符合他们的经济利益。不过,正如离职的衍生品推销员格雷格•史密斯(Greg Smith)所宣称的,这种文化出现了裂痕。

如今,更多的银行家已准备好道出他们的担忧,至少是在私底下。他们担心,无论是赚钱多少还是工作的乐趣,今后在高盛的日子都将不如从前。新的监管法规对其商业模式造成的威胁,已促使许多人对高盛的未来提出质疑,同时也为他们自己在该公司的未来打上了问号。

有些人,比如史密斯,对高盛对待客户的方式表达了担忧。还有人认为,公司最高层需要有一些改变,对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来说,这或许是他最大的烦恼。

“劳埃德就像是压在我们身上的一块巨石。”一位要求匿名的董事总经理说,“人们厌倦了他的管理风格,我想人们希望看到一场改变。劳埃德暗示短期内他不会离职,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正是布兰克费恩带领高盛以优于竞争对手的状态走出了金融危机。不过,在高盛历史上最声名狼藉的时期之一,他也成为了这家公司的负面象征。

2010年,由于涉嫌在推出一款复杂抵押产品的过程中未能披露足够的信息,美国证交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指控高盛“欺骗投资者”。该公司支付5.5亿美元就上述指控达成了和解,但对这一指控却未予承认。随后,由卡尔•莱文(Carl Levin)领衔的一批美国参议员自行展开了调查,布兰克费恩及公司其他高管不得不前往国会山接受公开询问。

为了提振客户对公司的信心,高盛宣布将推出若干举措,包括组建新委员会以判断某些产品是否适合某类客户。推出这些举措后,高盛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外界对它的不当行为指控。可随后,同为能源企业的El Paso与Kinder Morgan合并,本月,高盛因这笔交易中的利益冲突受到一名法官的批评。

所有这些无疑都属于公关问题的范畴,高盛本周也对公关团队做出了调整,引入了曾担任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最高公关顾问的杰克•西沃特(Jake Siewert),他将取代卢卡斯•范普拉格(Lucas van Praag)。后者为高盛所做的激烈辩护往往夸大其词,这在公司高管中引发了不同看法。

眼下,高盛的大人物们提出的问题是:这些举措是否已经足够,麻烦是否会越来越大,以及布兰克费恩现在是否该退休、将权力移交给一名内部候选者。高盛内部已有数人在觊觎这一宝座,包括盖瑞•柯恩(Gary Cohn)、迈克尔•埃文斯(Michael Evans)、迈克尔•舍伍德(Michael Sherwood)以及约翰•温伯格(John Weinberg)。

尽管高盛作出了一些努力,但有关该公司并不总是在维护客户最佳利益的说法依然与它如影随形。持有这一看法的人越来越多,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史密斯登载于《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的文章才会产生如此重要的影响。史密斯在文中说,高盛会“极力向客户推销获利丰厚的复杂产品,即便这些产品不是最简便的投资工具,也不是最直接契合客户目标的投资产品……事实上,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发生”。

史密斯炮轰高盛在短期内会产生何种影响,目前尚无定论。高盛的竞争对手、另一家华尔街银行的一名董事说:“这是对高盛的致命打击。我不知道他们如何能恢复元气。”

一些银行内部人士似乎保持了乐观。高盛一位工作上曾与史密斯密切合作过的资深银行家将这位愤愤不平的管理者对高盛的攻击不屑地说成是“小题大做”,并指出:“过去三年间大概有五六件比这更加‘致命’的事。”

一位去年离开高盛的银行家谈到,“在高盛,几乎没人会公开对史密斯表示赞同,但过去两三年里,人们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他们越来越认同这一观点。最近的任何离职事件都表明,这种文化正在消失。光彩已然褪去。”

人们推测,这家有着143年历史的老牌银行将沦为新的金融监管规定的最大“牺牲品”之一。一方面,全球性《巴塞尔协议III》(Basel III)作出了更加严格的资本金规定,这增加了高盛曾经利润丰厚的交易业务的成本,另一方面,“沃克尔规则”(Volcker rule)禁止银行进行自营交易,加上监管部门推动更多的衍生品交易在交易所内进行,这些都有可能对利润率造成影响。高盛去年10月份公布的业绩显示,该公司出现季度性亏损,这也是高盛自13年前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第二次出现季度性亏损。回报率的降低意味着奖金的减少。

人们在陆续离开。高盛证券业务的两位联席负责人戴维•赫勒(David Heller)和爱德华•艾斯勒(Edward Eisler)今年先后离开公司。从长远来看,相比起史密斯离职时的喧嚣,他们以及和他们一样备受尊敬的资深银行家的静静离开,或许是高盛面临的更大威胁。

译者/薛磊

 

 

Close  Print  Add to Favorite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7 美国联合商业协会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